•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盞托托盞原是甌

2019/12/08 08:40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游歷 瀏覽:3398

  • 本文導讀:由上下兩部分組合而成的茶器,上部是一個碗或盞,下部是一個托或盤,各家博物館叫法不盡相同。
  • 3

宋徽宗《文會圖》里酒席上擺放著各式甌器。
溫州博物館藏西晉甌窯青黃釉耳杯盤。
“漢臣”甌窯青瓷葵口酒甌(臺盞)。
溫州博物館藏宋代甌窯醬釉瓷盞托。
瑞安博物館藏南朝梁甌窯青釉托盞。

 

胡雄健

莫衷一是說甌器

由上下兩部分組合而成的茶器,上部是一個碗或盞,下部是一個托或盤,各家博物館叫法不盡相同。如溫州博物館的南朝甌窯青瓷托盞,蘇州博物館禁止出國展覽的五代越窯蓮花碗或蓮花式托盞,寧波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唐代秘色荷花托盞,國家博物館的唐代長沙窯青白釉綠彩瓷帶托茶盞,法門寺博物館的唐代素面淡黃琉璃茶盞及茶托等。

這類茶器,被稱為托盞、茶托、茶盞、帶托盞或帶盞托、盞托及杯等等。如果托盤的中心凸起,則稱臺盞,謂之酒器,以別于茶器托盞,“然臺盞亦始于盞托,托始于唐,前世無有也”(宋程大昌《演繁露·托子》)。如果上部的盞和下部的托是合二為一的,則叫連體盞托或連體托盞。再如果上部的盞有點花樣,則會稱之為連體花口盞等等,莫衷一是。

這種托盞或盞托是什么時候出現的呢?

從文獻上講,應該是唐代,唐李匡乂《資暇集》謂:“茶托子,始建中(780-783),蜀相崔寧之女,以茶杯無襯,病其熨指,取楪子承之,既啜而杯傾,乃以蠟環楪子之央,其杯遂定。即命匠以漆環代蠟……是后傳者,更環其底,愈新其制,以至百狀焉。”可見茶托的出現是為了避免茶湯燙手。“盞托”一詞出現始于北宋,司馬光《書儀》載:“主人主婦帥執事者詣祭所,于每位設蔬果各于卓子南端,酒盞、匕筯、茶盞托、醬楪……”北宋《景德傳燈錄》亦載:“師乃令點茶,童子點茶來,師啜訖過盞托與童子。”唐代閻立本《蕭翼賺蘭亭圖》、南唐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中,都繪有“托盞”或“盞托”,宋畫中出現茶器盞托更是屢見不鮮。

從文物角度講,盞托或托盞早在六朝時就有,1989年瑞安鳳山南朝梁天監九年(510)磚墓中出土甌窯盞托。盞托或托盞的雛形源自西晉、漢代的耳杯盤或盤盞,如1972年出土于溫州市郊西郭紅庵山的西晉甌窯青黃釉耳杯盤,一個托盤上“鑲”了兩只耳杯(羽觴)。從實物上看,六朝的盞托多呈連體式,盞或碗的容量也較大,以適應當時的“粥茶法”。唐五代的多分體式,上下兩部分多為同一種材質(常見金銀器)或同一窯口的瓷器;宋代的(包括大量臺盞)也多是分體的,但上下的材質或為同一種瓷器,或由不同窯口的瓷器相互配套。在南宋建盞流行之時,甚而以漆器為絕妙好“托”,其中不乏溫州的漆托。不同材質組合在一起的飲茶之器,實際上已經分化為兩種不同的器物了。上面的盞,以黑色的建盞為代表,可直接稱之為盞或甌;下面的托,則是真正意義上的盞托了,即茶盞之托,與前述合二為一的盞托的概念和器物不可同日而語。此“盞托”非彼“盞托”,異物同名,增加了這類器物在名稱、叫法上的混亂。

其實,這種茶器在大興全民飲茶之風的大唐盛世,就稱之為“甌”或“茶甌”,有詩為證。

“甌”入唐詩越千年

南朝時,南方就已有飲茶之風了,但直到唐開元年間,才實現茶文化的北移和全民喝茶“總動員”。青瓷茶器“甌”,也堂而皇之在盛唐詩壇上閃亮登場。如岑參“甌香茶色嫩,窗冷竹聲干”,寒山“此時吸兩甌,吟詩五百首”。

中唐以甌入詩者甚眾,如孟郊“蒙茗玉花盡,越甌荷葉空”,王建“各自具所須,竹籠盛茶甌”,姚合“我來持茗甌,日屢此來嘗”“熟宜茶鼎里,餐稱石甌中”。

中唐及整個唐代吟“甌”最多的是白居易,“蜀茶寄到但驚新,渭水煎來始覺珍。滿甌似乳堪持玩,況是春深酒渴人”“客迎攜酒榼,僧待置茶甌”“煙香封藥龜,泉冷洗茶甌”“泉憩茶數甌,嵐行酒一酌”“命師相伴食,齋罷一甌茶”“甌泛茶如乳,臺粘酒似餳”“白瓷甌甚潔,紅爐炭方熾”“或飲一甌茗,或吟兩句詩”“或吟詩一章,或飲茶一甌”,而且一日三道茶是必須的,早茶曰“起嘗一甌茗,行讀一卷書”(《官舍》),午茶曰“游罷睡一覺,覺來茶一甌”(《何處堪避暑》),“食罷一覺睡,起來兩甌茶,舉頭看日影,已復西南斜”(《食后》),晚茶曰“桃根知酒渴,晚送一甌茶”(《營閑事》)。

“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這是晚唐詩人陸龜蒙形容秘色瓷的千古名句,其還曾與皮日休以《茶甌》為題吟詩唱和。唐末乾寧二年(895)前后被征辟為永嘉縣令的崔道融曾高歌“一甌解卻山中醉,便覺身輕欲上天”“閑釣江魚不釣名,瓦甌斟酒暮山青”。可見崔縣令最喜歡大“甌”喝酒,無愧東甌散人之號。

宋代文豪亦吟“甌”

中國飲茶習俗有一個演變過程,南朝是煮茶,唐代是煎茶,五代宋是點茶,明以后是泡茶沖茶,故茶器亦隨之而變。宋人愛用建盞斗茶,因建盞以兔毫紋窯變居多,習稱“兔毫盞”或“毫盞”,但宋人則謂之“兔毫甌”或“毫甌”。如北宋蔡襄《茶錄》試茶詩“兔毫紫甌新,蟹眼清泉煮”,道士葛長庚《水調歌頭·詠茶》“放下兔毫甌子,滋味舌頭回”,又如南宋陸游“綠地毫甌雪花乳,不妨也道入閩來”“更作茶甌清絕夢,小窗橫幅畫江南”“嘆息老來交舊盡,睡來誰共午甌茶”“未死人生誰料得,會來攜客試茶甌”。當然,陸游也會以“盞”入詩,“毫盞雪濤驅滯思,篆盤云縷洗塵襟”。北宋蘇東坡則以甌喝茶,以盞喝酒,“食罷茶甌未要深,清風一榻抵千金”“且學公家作茗飲,磚爐石銚行相隨。不用撐腸拄腹文字五千卷,但愿一甌常及睡足日高時”“忽驚午盞兔毛斑,打作春甕鵝兒酒”。宋徽宗斗茶也用茶甌,“捧甌相近比瓊花”。溫州人自然也喜歡以“甌”入詩,如北宋王十朋,“三宿靈峰不為禪,茶甌隨分結僧緣”。南宋林景熙,“輕裘駿馬成都花,冰甌玉碗建溪茶”。

到了明代,有色的茶甌風光不再,并為紫砂壺和景德鎮白瓷所取代。所以,作為文物的茶甌,以宋代最為常見,幾乎各個宋瓷窯口,都在燒制茶甌。甌窯亦然,既有青釉,亦有黑釉。

說文解字盞與甌

“甌”,本是形聲字,如溫州三代時分別稱甌、漚、歐,漢代許慎《說文解字》將“甌”解釋為小盆。當然,甌也可以是酒器,如永嘉太守謝靈運之孫“超宗既坐,飲酒數甌”(《南齊書·謝超宗傳》)。唐代,甌為越窯系青瓷茶器已成定論,如陸羽《茶經》:“甌,越州上,口唇不卷,底卷而淺,受半升以下”,所以唐詩中就大量出現“茶甌”。到了宋代,即使都是由托與盞組合而成飲器,但基本功能還是可分的,如臺盞,就是酒盞或酒甌,而托盞或盞托,就是茶甌。宋徽宗所繪的《文會圖》上,喝酒的臺盞和喝茶的茶甌都有出現,但彼此分得很清楚。

綜上所述,所謂的盞托、托盞以及其他派生的名字,在唐宋時期,就叫“甌”或“茶甌”。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苏今天老快3走势图 时时彩后三万能500大底 麻将初学图解 水果机怎么压会赢 网彩计划群的计划员是玩家吗 哪个app能玩国标麻将 亿客隆彩票官网 188篮球比分球探 优乐江西麻将app 江苏时时彩 pk10大小计划软件下载 大乐透开奖号码 广场出租玩具定时车赚钱吗 抖音关注赚钱 安徽快3计划免费 软件 篮球比分直播捷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