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探尋歷史文化村鎮的困與變

2019/07/01 07:05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王一川 瀏覽:15059

楊昊霖 漫畫

溫州日報記者 王民悅

村民盧法德和鄰居們,把住的下垟大宅改造成民宿,建立起鄉村和城市的聯系。他們所在的村,就是近日入選第五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樂清市黃檀硐村,溫州共有9個村上榜。在此名錄上的溫姓村落,已經有29個了。她們保留了較大的歷史沿革,具有獨特的民俗民風,雖經歷久遠年代,但至今仍為人們服務。

這些珍貴的遺存,是溫州這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基因和文脈,我們理應讀懂它,傳承它,賦予其更具時代活力的注腳。然而,在歷史文化村鎮的保護發展中,古舊住宅與歷史建筑的協調統一、現代生活與文化遺產的有效融合考驗著各級政府與城市建設者的智慧和執行力——文化價值和經濟價值如何取舍?保護和發展如何抉擇?狀態各異的傳統古村落如何從“老去”的狀態中恢復活力?連日來,記者跟隨眾專家學者走進我市多個歷史文化村鎮,探尋它們的傳統與未來。

外面的人想進來,里面的人想出去

河流繞鎮而行,民居傍水而建,在瑞安市林垟古鎮走上一圈,感受美麗水鄉的意境。這座省級歷史文化名鎮,在2013年編制完成了保護規劃,守住了白墻黛瓦的“原滋原味”,卻讓不少村民帶上了“緊箍咒”。

根據規劃,在古鎮的林南、林中、林北等面積達18.69公頃的核心保護范圍內,不得進行新建、擴建活動,可對房屋內部進行適當改善,但不得進行影響風貌協調的建設和外裝修。

然而這一標準難以滿足村民的生活需求。大量的古舊住宅早已喪失了實際使用功能,且存在安全隱患。一位村民告訴記者,老房子承載不了現代的配套設施,改善比重建的成本更高,而且孩子大了,人口多了,房子面積不夠怎么辦?

當居所慢慢變成一輛老爺車,人們更向往擁有的是現代汽車。古鎮內的住房窘境,凸顯的是村民改善居住條件和歷史名鎮保護間的矛盾。村民們無奈地說,保護規劃成了“只保無護”,他們只能留守或者遷居他處。

“文物建筑和優秀的歷史建筑是毋庸置疑要保,但對民房改建的控制是否過于苛刻?”這是瑞安市南濱街道辦事處相關負責人的疑問。

古鎮風貌協調區內民房的去留,也一度成為專家學者論證的焦點。在市文保所副所長黃培量看來,建筑的價值并不純粹體現在年代上,風貌協調區內建筑要從歷史、科學、藝術、情感等價值上去評判,對其進行分類處置,做到保持歷史的真實性,保護改造的可操作性,以人為本,因地制宜。

“林垟之困”并非孤例。甌海區瞿溪老街在開發過程中亦陷入了兩難——實現老街住戶整體搬遷是大多數人的意愿,可是沒有原住民,歷史文化街區就如同失去了根與魂。市文保所原所長蔡鋼鐵以永嘉縣嶼北村為例,對整村搬遷給予了否定:“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強調活態,突出‘留人、留形、留神韻’,力求‘見人、見物、見生活’,政府應盡力留住原住民,給予適當補助,保障他們的利益。”

在走訪中,記者發現瞿溪老街的部分建筑因年久失修已坍塌殆盡,多數古宅已經無人居住,留下的只是破敗的瓦面、叢生的雜草。老住戶們嘆息道,雖然老房子看著好看,但居住條件不太好,條條框框的修繕規定只是換湯不換藥,外面的人想進來,里面的人卻想出去。

面對這一困局,瞿溪街道工作人員表示,老街保護與整治的專項資金缺口大,街道財政捉襟見肘,需要發動相關部門和社會各界集思廣益,多措并舉,盡快落實修繕與開發方案。

歷史文化村鎮里的住房制約是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市博物館副館長高啟新認為,在保護村鎮傳統格局的前提下,推動歷史文化村鎮的發展是最終目的。實踐證明,不管何種理論和決策措施,檢驗其是否正確的唯一標準是是否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在這個過程中,一個好的保護規劃尤其關鍵。規劃設計者應深入考察,著眼于提升百姓的幸福感,明確保護的主要載體,同時遵循正確的保護理念,善用市場之力和現代新技術,“居住在古村鎮里的人是活態文化的一部分,讓他們更安居樂業才是保護的初衷”。

保留著過去,生活在現在

溫州的歷史文化村鎮,有著不同的命運,有的曇花一現,有的生機盎然。

在瑞安市曹村鎮的田園觀景臺上,溫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盛愛萍聽完講解員的介紹,點點頭:“創意不錯,走出了農文旅融合發展的路。”遠處,縱橫交錯的萬畝良田,勾勒出“稻田花海”的秀美輪廓,村口兩側的古樸建筑,暈染出“中華進士第一村”的千年風采。

這幾年,曹村鎮不斷開發鄉村文化的“富礦”,深入挖掘進士第一村、本地南拳、無骨花燈等傳統文化,并配套建立了研學游基地、梅龍書院、武術園等場地。去年就有4萬多名學生前來體驗——穿著漢服學習國學文化,換上武術服耍一套南拳……來的人多了,村民們的腰包也鼓了。不少村民把原先種植的稻田流轉給農業公司,自己則當起老板,做起農家樂和漢服出租等生意。據不完全統計,現平均每周來訪游客近萬人次,去年至今新增市場主體超過200家,帶來旅游收益超2000萬元。

中國耕讀第一鎮的金招牌打響了,很多市民帶著“待考”的孩子前來沾沾喜氣。

“曹村出了82個進士,她的文化硬核就是進士文化。” 市民俗學會副秘書長朱銘肯定了該鎮立足本地傳統文化的做法,稱其是把“看不見的文化”變成了“看得見的景觀”,延續了曹村久遠而深厚的耕讀文脈,把鄉村文化融入到鄉村振興里。

有著特別的氣質和人文活力,是許多專家對歷史文化村鎮未來的期望。當下,追求體量規模效應,急功近利地造村造鎮,導致 “千街一面”“千鎮一面”的現象屢見不鮮。溫州醫科大學城市文化與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葉建認為,重塑歷史文化村鎮,需要擺脫低端化和同質化,找準自己的文化硬核,并將傳統文化資源與現代社會功能相銜接,煥發更強的生命力。他還建議,歷史文化村鎮應該富有時代氣息,提供具有鮮明地域特色和時尚社交功能的休閑場所,適應不同社會群體的需求。

就在不久前,全市旅游發展大會明確,我市將深化歷史文化(傳統)村落保護利用,編制保護利用規劃,深入挖掘紅色文化、戲曲文化、山水文化、名人文化等元素,完善旅游配套設施,集聚形成“名城、名鎮、名村、名街、名居”等旅游支撐體系,有序培育民俗文化村、鄉土文化體驗以及民宿、文化創意等特色產業,構建生產生活生態融合、人和自然和諧共生、自然人文特色彰顯的美麗宜居鄉村建設新格局。

保留著過去,生活在現在,歷史文化村鎮創造著有鄉愁的空間和獨特的人文環境,她不再深居閨閣,被人遺忘,而是繼續服務于社會發展,賡續甌越文脈。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7 溫州日報報業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2110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