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教育

慷慨其性 任俠可風

2019/06/30 08:12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王一川 瀏覽:13253

 
位于蒼南縣宜山鎮的陳錫琛故居。

陳后強

清末民初,浙江省咨議局咨議員、蒼南宜山著名紳士陳錫琛一生致力于公益和教育事業,深受地方百姓的敬重與厚愛,1920年榮獲總統徐世昌褒獎狀。

幼承庭訓,學業終有所成

陳錫琛(1861—1938),譜名傅馨,字敬敷,號筱垞,又名小垞,宜山鎮上市人,出身于書香門第。

根據宜山水亭村《陳氏宗譜》記載,宋哲宗年間,陳氏族人曾獻鳳凰山下50畝地作為縣學基地。陳錫琛曾祖父陳應岳從水亭村遷居宜山鎮上市。其祖父陳廷傑,庠生,誥封武德佐騎尉。其父陳際中,少年刻苦,致力求學,屢試未成,后參與鄉團保境平息有功,由廩貢生議敘為訓導。清同治十二年(1873)被派遣桐廬為教諭,光緒元年(1875)卸任回鄉招收學子解惑授業。他知識淵博,教授有方,為龍湖書院主講。地方官員、學校師長都很贊賞他的品學才干,許多公務都邀他參與商討且尊重他的意見。他熱心公益事務,不辭辛勞。當時,平陽縣各地溺女嬰現象嚴重,他目睹現狀,痛在心里,不懈努力,辦好育嬰堂。平陽坡南舊塔年久失修,他鼎力支持修復古塔,又在古塔旁建十余間書院,定名為“文明書院”,供諸多學子誦文讀經。他還在故鄉宜山倉圣祠旁建造“星巖書院”,收徒講學,在古泥山建“憩樓”為弟子自學藏修的處所。他熱心修建的書院、文廟、憩樓,皆成為當時國民教育的學校。光緒二十三年秋(1897),平陽縣學訓導吳承志舉行鄉飲大賓,設宴邀請地方賢達、教育行家時,表彰了陳際中興學重教的精神。

陳錫琛自幼嚴格地接受家庭培養,其父還聘請當地有名望的學者教他讀書。隨后,他又從瑞安舉人徐祝卣學文,隨平陽縣學訓導吳承志學經,學業終有所成。《劉紹寬日記》中多處記載陳錫琛參與全縣的各種考試都取得一等成績。光緒十六年(1890),陳錫琛獲院試一等名次。光緒二十年(1894),陳錫琛與劉紹寬等人參加溫屬生員院試,平陽一等八名,陳錫琛為一等第一名。光緒三十年甲辰(1904),考取歲貢,宣統初年舉孝廉方正。

從小博覽群書,受過嚴格的訓練和培育,他很早就成為一名能詩會文,見多識廣的社會名流。《劉紹寬日記》多處記載陳錫琛參與當時社會政務和受邀參加平陽戉社詩鐘活動的情況。平陽地方文獻叢書《戉社匯刊》中收錄陳錫琛七律詩四首。

致力教育,辦學造福桑梓

陳際中在平陽城南創辦濟嬰堂,救活女嬰無數,他去世后,陳錫琛承父遺志,屢以巨資救濟,辦好濟嬰院(后為平陽救濟院)。

光緒二十八年(1902),清廷頒布新學制,舉辦新式學堂,陳錫琛深受維新變法的影響,抱著以教育振興國家的熱情,與劉紹寬、陳子蕃等文化教育先賢在平陽縣城南創辦“平陽縣學堂”,是溫州地區最早較具規模的小學之一。陳錫琛擔任首任堂長。

當時宜山有兩處在縣內影響較大的社學書院:一是親仁社學,位于宜山東南角的楊公祠;二是宜山球山山麓陳際中辦的星巖書院,光緒年間,陳錫琛繼承書院,在此設館授徒,培養了一大批人才,湯國琛、吳拱宸、黃子木、陳毅甫、楊悌等均出身其門下。但當時的書院,沒有統一的學制和課程的設置,這兩處書院都只有一個老夫子教讀,初授以《蒙學》《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詩》等讀物,由各生自行選學,沒有統一標準,只求學童知書識字。

光緒三十二年(1906)正月,陳錫琛積平陽縣學堂辦學經驗回鄉,在星巖書院舊址創辦平陽縣公立儀山初等小學堂(“儀山”為宜山原稱,1909年因避溥儀名諱改為“宜山”),開設修身、國文、算術、歷史、地理、音樂、體操等新式課程,有學生5個班計66人,教職員6人,開江南(鰲江以南)新學之先河。光緒三十三年(1907),宜山鄉紳白際宸(字樂亭)、毛樹青(字林春)等人出面籌措,將楊公祠原親仁社學改辦為平陽縣公立群演初等小學堂,棋王謝俠遜應聘擔任算術教師。至此,宜山已有兩所初等小學堂。

宣統元年(1910)春,群演初等小學堂因經費拮據而停辦。陳錫琛出面改辦為平陽縣江南高等小學堂,被公推為堂長。1912年,江南高等小學堂更名為平陽縣立第二高等小學校,開拓新址,興建教學樓,并在校內創建培英圖書館,悉心籌募辦學經費,多方聘請名師任教。宜山擁有初等、高等兩級俱全的新式完全小學,聲譽大振,為宜山的教育事業揭開了新的一頁,這些學堂的經費和場所,都是陳錫琛親自籌措與征辟,故大興平陽辦學風氣。時全縣共創辦小學43所,學生2032人,居溫州各縣之首。瑞安大儒孫詒讓函稱:“貴邑學堂規模大備,足見兩兄心精力果,嘉惠士林,敬佩無量。”

宜山小學創辦后,在平陽有廣泛的影響,當時平陽縣境內乃至泰順等地不少學童都送到宜山讀書,培養出不少人才,我國許多著名學者教授,諸如姜立夫、蘇步青、楊忠道、馬星野、吳景榮、李銳夫、徐規、蘇中武等都是其啟蒙培養的。

好善樂施,熱解里中曲直

陳錫琛一生重教興文,愛好廣泛。清光緒二十五年(1889)冬,平陽云巖鄉鯨頭村石崗下農民挖出東晉咸康四年(338)朱曼妻薛氏買地石券碑,陳錫琛認出券石是晉碑,他說服掘得者,出重金將此碑收藏。他深明此碑不凡,特地將石碑的刻字拓片兩張,分別贈送給當時的平陽縣學訓導、考據學家吳承志和瑞安樸學大師孫詒讓,以求識讀研究。從此,這塊沉睡了1500多年的碑銘,重現人間,展現其瑰寶的魅力。1956年,陳錫琛的孫子陳德輝將此碑捐獻給了溫州市文物管理委員會,1995年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成為溫州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陳錫琛情系家鄉,熱心于社會公益事業,積極調解民間糾紛,平理曲直;慷慨解囊,樂做善事和好事。清末,平陽商會成立,陳錫琛被推舉為會長。時有瑞安馬嶼盜賊密謀盜竊鰲江巨賈,其黨羽潛伏旅館,依次而來。陳探知后,請縣役抓捕,盜賊知事情敗露,紛紛逃命而去,不敢在平陽縣作案。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溫州光復后,平陽知縣田澤深表示順從,仿照瑞安,豎旗換印,獲得了大多士紳的認可。但萬全惡紳宋仲銘卻表示不可,自告奮勇去溫州領取槍支彈藥,并要求防營朱菅帶聽其調令,由自己主持縣政,遭到了諸多鄉紳的反抗。后來,他又借鬧糧荒企圖引發民眾哄搶大潮,弄得人心惶惶,百姓擔驚受怕。陳錫琛此時任浙江咨議局議員,聯合鰲江王理孚趕回平陽,并帶來江南拳師棒手百余名,以紅繩系襟作為標記,與宋仲銘對決。宋得知消息,不敢來會。田澤深憑借陳錫琛的威望,召開大會成立縣公署,陳錫琛為財政科長。一場由惡紳引發的鬧劇最終結束,平陽縣獲得了光復后的暫時穩定。

平陽縣議會成立,陳錫琛選為參事會參事。北伐時,軍閥孫傳芳部彭德銓旅自閩過境,后又有周蔭人師自閩敗途經平陽,陳錫琛自告奮勇,妥為處理,使其不擾良民百姓。周部有蠻橫者,拉挑夫到溫州仍未放逐,陳錫琛親往營救而歸,大家都稱他大智大仁大勇。

陳錫琛還積極組織江南團練,對維護地方社會的穩定起到了積極作用。同時他積極倡導并帶領鄉紳捐款籌款,修橋造路,建義冢,開展各種基礎設施建設和社會公益事業,為地方社會的發展做出了杰出貢獻。他跟隨吳承志學經。吳承志無子,去世后,陳錫琛為其安排后事,營葬平陽坡南鳳山今東林寺附近,并于憩樓設培英書社收其藏書,以社團百畝供養吳夫人。

陳錫琛成為維系平陽社會安定、和諧的重要凝聚力量和精神紐帶,因此在宜山及其周邊地方的老百姓中有很高的威望,鄉人無不敬之。1920年總統徐世昌頒發褒獎文:

名垂東里,子產博惠人之稱;施及橫陽,凝之拜紅者之賜。慷慨其性,任俠可風,自古有徵,于今為烈。爾浙江平陽縣紳士陳錫琛,生有至性,人無閑言。士庇歡顏,筑杜陵萬間廣廈;人歌續命,置青州千畝良田。此身是魯殿靈光,巍然健在;群盜過鄭公鄉里,相與動容。行誼如斯,褒揚允矣。於戲!陰德濟人,五貴食燕山之報;耆英圖像,千秋仰司馬之名。界之楔題,作之坊表。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7 溫州日報報業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2110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